比特币的风险根本不是“暴跌”

(这篇文章有点长,建议“投资者”看完,“投机者”绕道) 随着比特币在短时间内的迅速崛起和衰落,各国政府再也无法忍受了。 “韩国禁令” 继土耳其禁令后,昨日(4月19日)韩国主要加密…

(这篇文章有点长,建议“投资者”看完,“投机者”绕道)

随着比特币在短时间内的迅速崛起和衰落,各国政府再也无法忍受了。

“韩国禁令”

继土耳其禁令后,昨日(4月19日)韩国主要加密货币交易所“Upbit”(韩国金融科技公司和Bitrex(b.com)联合推出的数字货币股票交易所)实施了72小时规则:禁止首次从接收加密货币的账户中提取韩元,该规则将于20日生效。

4月19日,韩国官员举行了一次会议,主题是“加密货币市场的波动性和数字资产在洗钱中的潜在用途”。

会议宣布,该国将结束非法的加密货币交易。

会后,韩国政府政策协调办公室主任顾润哲当天在一份声明中表示:个人对加密货币要慎重决策,因为加密货币资产没有内在价值,是一种投机手段,不是投资。

上周,韩国几家主要银行被勒令“停止向全球加密货币相关实体转移资金”。

根据《韩国先驱报》发布的最新报告,韩国政府正计划引入严格的监管,以跟踪该国的非法加密货币交易。

韩国最高金融监管机构金融服务委员会(FSC)要求金融公司(包括加密货币交易所)加强监控活动,以识别数字货币参与犯罪的情况。

……

韩国已经对资本流动有严格的限制,这些规定使得加密货币更难流出韩国,这也提高了比特币在韩国的价格。

这就是比特币问题的核心:它被用作交易和结算的“标准货币”。

“标准货币”

本位货币:又称“主币”,有“政府信用担保的无限法定赔偿”。是法律上作为一个国家价格标准的主要货币,是一个国家的基本货币。

在“货币兑换”交易中,每组交易合同由“基础货币”和“报价货币”组成。

比如“欧牛”,这里的“欧”就是“欧”;“新西兰元”就是“新西兰元”。

前面写的“欧元”是基础货币,单位始终是“1”;以下“新西兰元”为报价货币。

新西兰元和欧元,所以“欧元”的意思是:一欧元等于多少新西兰元。

同样,如果写成“新欧洲”,意思是:1新西兰元的欧元价值是多少?

但前提是基准货币和报价货币都必须是“标准货币”。

说白了,法国斯特拉斯堡的“欧洲议会”拍着胸脯对新西兰政府说:放心吧,这张印着数字的“彩纸”绝对能改变事情。不会有“接受新西兰元,立即废除欧元”,因为我们要正视。

这就是:政府信用担保的无限法律赔偿。

好了,比特币的保障是什么?黄金?原油?信用?

在没有保证(价值)的前提下,各国的比特币交易存在“价格差异”。

比特币扩散,留下套利空间

前面的文本

提到:韩国的限制,抬高了比特币在韩国的价格。

2016年1月至2018年2月之间,韩国的比特币平均价格比美国高4.73%。

2021年,在大多数主要交易所的比特币市场价格约为5.8万美元时,韩国交易价格为68,000美元,溢价15%。

另外,根据数据显示,近日比特币在土耳其的最低要价已达到509,840土耳其里拉(约合64,000美元)。同时,一些离线交易所的要价已经升至10万美元,几乎是全球卖价的两倍。

正因为此事,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20日下令解除鹰派央行总裁,并对比特币下了禁令。即使这种“行政权力”干预央行行为,会使土耳其的信用受损,也必须这么做。

试想,这种“溢价”的结果是什么?

如果在美国,一个比特币卖6万美元,土耳其卖10万美元,势必会有人从美国“进货”,拿到土耳其出手。如此一来,“溢价高”的国家,外汇储备会很快见底。

比特币风险是“清零”

这两天,咱们央行的前行长周小川先生和那个韩国官员都在强调:比特币是“数字资产”,不是“货币”。

但是这种一没有信用担保,二没有等价抵押物,三不具备法偿性的“三无产品”,却在以“货币兑”的方式进行交易。

这种风险有多大你能想象吗?

如果一个国家想“换货币”,就像当年废除“法郎、马克”改用欧元,都要有一个“过渡期”。在此期间两种货币同时使用,并且有汇率。


马克和欧元

如果一个国家的货币“废除”,那就相当于“灭国”,至少要有场战争吧。这个时间周期肯定是比较长的。就像当年印着萨达姆头像的“伊拉克第纳尔”,什么时候会被“取缔”取决于萨达姆“作死”的进度。

随着他越来越嚣张,“伊拉克第纳尔”越来越不值钱。这个“作死”进度就可以作为“伊拉克第纳尔”贬值的“周期参数”。

如果说比特币的风险在哪?就在“周期参数”上。

别以为比特币最大的风险是从6万美元一路暴跌到100美元,而是即使涨到100万美元一个,各国政府一纸禁令“停止交易”,那就不是“跌多少”,而是“直接清零”了。

“脆弱”本身就是“风险”

笔者不可能在这“铁口直断”的预测比特币“清零”的时间。有可能是明天下午,也可能是50年之后;可能跌到1美元时被清零,也可能涨到100万美元被清零。

正是因为这把“达摩克利斯之剑”一直悬于头顶,而悬挂它的那根“马鬃”又是如此脆弱。脆弱到各国央行,甚至是法院的一纸文书。


达摩克利斯之剑

没有谁能做到落袋为安,转头就跑。几年时间翻几千上万倍的诱惑,这世上没人能挡得住。如果有人在投资过程中说“这辈子再也不碰XX了”!放心,这一定是亏得太惨了。

巴菲特说他“不碰比特币”,你以为是“害怕风险”?在他老先生长达80年的投资生涯中,还有比第二次世界大战和古巴导弹危机更大的不确定性风险吗?

他说“不碰比特币”的真心想法,笔者妄自揣度,应该是“控制贪欲”。如果说世上有谁能在比特币1美元时进场,然后拿到今天6万多,恐怕只有巴老爷子能做到了。

但是这么好赚的钱一旦到手,谁还能潜下心情去看那些无聊透顶的公司财报?巴菲特非常清楚,在那种级别的诱惑下,凭他的心性也未必能做到。

就在此刻,还有消息称:比特币等加密货币巨大波动后,俄罗斯联邦财政部将把1%的联邦预算外资金投资于比特币。

消息虽未经证实,但这是他们能干出来的事。

把普京和巴菲特放在一起对比一下,若论“调动资金”的能力,巴菲特必输。要说“投资结果”吗,你猜。

这就是巴菲特、芒格、索罗斯他们说的:投资到最后,是哲学。(控制欲望,磨炼心性,这不就是佛家境界吗)

说到这,其实篇幅早就“超标”了。但是,既然说了不靠谱的俄国人,想用财政资源投资比特币,笔者实在忍不住要说个“对照组”。这世上可不止那几个老头懂得“投资的哲学”。

中国的大手笔

近日,英格兰银行(英国央行)宣布:与财政部联合创建一个中央银行数字货币工作组,指出央行数字货币将是英国央行发行的一种新型数字货币,将供家庭和企业使用。

政府和英国央行尚未决定是否在英国引入央行数字货币,将就其好处、风险、可行性与利益相关者进行广泛接触。

……


英格兰银行

这消息是和另一件事相呼应的……

2021年2月23日有关“多种央行数码货币跨境网络”项目的联合声明:

中国人民行数字货币研究所、香港金融管理局、泰国中央银行、拉伯联合酋长国中央银行,在国际清算银行(BIS)的支持下,进行“多种央行数码货币跨境网络”。


国际清算银行(BIS)

促进多区域及全天24小时实时境的同步交收外汇交易,并探讨以本币及外币进行的境商业用例。

预期研究结果能有助解决跨境资金调拨的难题,包括效率低、高成本及繁复的监管合规要求等。

并评估“多种央行数码货币跨境网络”项目在跨境资金调拨、国际贸易结算及资本市场交易中的可行性。

……


迪拜国民银行(NBD)

阿联酋的“迪拜银行”是西亚中东地区最重要的金融中心(没有之一)。国内一些贸易公司在做出口业务时,如果客户的收货地址是“伊朗”,一般只会接受“迪拜银行”的转账汇款,而不是“德黑兰银行”。

“泰国”可以代表南亚,“香港”是亚洲传统金融中心。此番再有阿联酋的加入,可以想见用不了多久,沙特、伊朗、土耳其、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这些“穆斯林国家”也会加入。

这时候,一条从太平洋到地中海的“数字金融丝绸之路”正在缓缓浮出水面。

这就叫“格局”,这就是“大气”。

如果想投资,还是投资中国的制造业、商贸业吧。那才踏实。

作者: kjyuanyi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暂没开通电话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暂没开通邮箱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