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例分析|比特币犯罪的几种模式

作者简介:刘俊勇,深圳律师,广东粤迪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主要执业领域:刑事辩护、刑事起诉、上诉、刑事合规、法律顾问等诉讼和非诉讼事务。 引导阅读 比特币不是货币,但作为虚拟货币,在网…

作者简介:刘俊勇,深圳律师,广东粤迪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主要执业领域:刑事辩护、刑事起诉、上诉、刑事合规、法律顾问等诉讼和非诉讼事务。

引导阅读

比特币不是货币,但作为虚拟货币,在网络中广泛流通,其在刑法中的财产属性似乎是毋庸置疑的。但在司法实践中,法院似乎并未就比特币是否属于刑法意义上的财产达成统一意见。

根据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在驳回上诉通知书中的陈述:“经审查,本院认为:1 .比特币是网络上的虚拟商品,确实不是货币,但它与网络上的真实货币之间客观上存在交易事实,它具有可以转化为真实物质利益的属性,所以从法律属性上来说应该算是财产。在现实生活中,“比特币”并没有被大众认可为其原始物理属性的数据,而是被当作财富来追求。国内外都有专业的“比特币”交易网站,公众可以持有“比特币”参与交易.虽然国家强调对“比特币”交易的控制和风险防范,但并不禁止。原审时,“比特币”被认定为犯罪对象,不违法”(出自(2018)岳字第450号)。但在一些法院判决中,比特币被视为“存储在计算机信息系统中的数据”。可以看出,比特币虽然被禁止作为货币流通,但它具有经济价值的属性,在网络中广泛流通。但比特币是否属于刑法意义上的财产,似乎还存在很大的分歧。

但无论如何,像其他有价值的有形财产一样,围绕比特币滋生了一系列犯罪活动。而且由于比特币在流通中具有一定的隐蔽性和私密性,也很容易被犯罪分子用来转移和隐藏财产。此外,由于比特币的虚拟性,其周边发生的犯罪与网络犯罪密不可分。以下是涉及比特币的相关刑事犯罪概述,结合相关案例,供读者了解。

1.比特币被视为犯罪对象,针对比特币实施盗窃、诈骗等金融犯罪(但由于司法机关对比特币是否属于刑法意义上的财产有不同理解,部分判决认定比特币为“存储在计算机信息系统中的数据”,入侵计算机信息系统盗窃比特币可能被认定为非法获取计算机信息系统数据罪)。行为人以比特币为目标,通过技术手段窃取比特币或者诈骗被害人交出比特币账户密码,从而非法占有被害人的比特币牟利。

案件:(2020)广东0307刑初1462号

2019年8月至12月期间,罗将安顿公司比特币采掘机的账户及收入地址变更为自己掌握的账户及收入地址,从而盗取了安顿公司比特币采掘机在运营期间获得的约0.77枚比特币(精确到小数点后两位)。罗通过“BKEX”比特币交易平台出售上述比特币,共获得赃款34,798.01元。2019年12月23日,海能达公司发现罗盗窃案,向公安机关查获。另外,发现海能达公司与安顿公司达成协议,海能达公司赔偿了安顿公司因被告行为造成的损失。最后,法院判处被告人罗某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一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3000元。

判例:(2019)于09,第110号

2017年3月至4月和2017年7月16日期间,上诉人戴永华向被害人王、吴介绍了带有“后门”的软件,并非法获取了王、吴的比特币钱包的私钥。偷王5个比特币(买入价2.5万元左右),出售获利2万余元;吴被盗比特币188.209枚(买入价约290万元),出售赃物获利3009529.19元.上诉人戴永华非法侵入他人计算机信息系统,获取系统存储的数据,并从中获利。情节特别严重,原审判决没有不当定罪量刑.法院认为,上诉人戴永华违反国家规定,侵入他人计算机信息系统。

二是利用比特币作为毒品交易、非法交易公民个人信息等犯罪活动的结算方式,相关犯罪行为可能触及贩毒、毒品走私或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等犯罪。

案件:(2019)陕罚46号

2017年8月下旬至9月上旬期间,被告哈桑通过登录海外梦幻市场网站支付比特币,向匿名毒品销售者购买了100片摇头丸,并向销售者提供了收货地址为Xi西安西北工业大学长安校区、收货人为BachaLo的收货信息。2017年9月8日,卖家从德国法兰克福发来一封含有MDMA片剂的邮件,并告知哈桑邮箱号码。哈桑和被告瓦卡思同意,邮件将在到达Xi安后由瓦卡思接收.

2017年9月22日15时许,调查人员在西北工业大学长安校区邮政机构逮捕了前来领取邮件的瓦卡斯,并从邮件# # #中查获橙粉色薄片。经鉴定,检出MDMA,涉案药物净重33.94克。同一天,在瓦卡斯的协助下,调查人员在Xi市雁塔区XX花园12号楼C单元XXX室逮捕了哈桑。法院被告人穆罕默德哈桑穆拉德犯走私毒品罪后,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并处罚金一万元,驱逐出境;被告人瓦卡斯韩被判犯有走私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5000元

驱逐出境;没收作案手机。二审维持原判。

案例:(2020)粤0310刑初411号

2019年7月,被告人某荣购买了大麻种子及种植工具后开始种植大麻。在大麻收成后,某荣除部分用于自己吸食外,另伙同一名叫“坦克”的人员(身份不详)将其余大麻贩卖。由“坦克”在网上利用聊天软件“###”寻找买家做中间人,“坦克”联系到买家后由某荣在云南按“坦克”提供的地址直接邮寄大麻给买家,“坦克”再以比特币的方式向枉荣支付毒资。

2020年5月5日,枉荣向广州的买家黄某鑫(另案处理)邮寄了大麻叶,后民警在黄某鑫住处查获大麻叶4袋(经称量共重95.75克,经鉴定,均检验出四氢大麻酚成分)。2020年6月2日,民警在某荣户籍地将其抓获归案,在其住处查获大麻叶14袋,并根据其供述,在云南勐海县韵达快递点查获其用茶叶盒包装,待找到买家后准备贩卖的11盒大麻叶,(经称重,上述大麻叶共重3390.6克,经鉴定,均检验出四氢大麻酚成分)。后法院查明的事实与公诉机关指控事实一致,最终判处被告人某荣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千元。

三、比特币被作为洗钱或转移财产的工具。一般由上游的犯罪分子将诈骗、盗窃等犯罪所得转入洗钱人员提供的银行账户中(也可能直接转入自己团伙人员控制的账户,再由团伙人员通过购买比特币的方式转移钱款),再由洗钱人员将该款项通过境外赌博网站或比特币交易平台将诈骗资金“洗白”,扣除相关提成后,再将诈骗所得款项交付诈骗分子。行为人根据具体案情可能构成诈骗罪;洗钱罪;盗窃罪;妨害信用卡管理罪;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犯罪、所得收益罪等罪名。

案例:(2020)豫16刑终678号

2019年,刘某(已死亡)、被告人刘某昌团伙、被告人路某、徐某超、王某峰、刘某伟团伙、被告人马某伟、王某仁团伙实施网络诈骗洗钱活动。刘某、被告人刘某昌向下负责通过诈骗人员的“带班人员”联系诈骗人员,向上负责联系洗钱人员。诈骗人员通过“带班人员”向被告人刘某昌、刘某要银行卡号,刘某昌、刘某向身边的洗钱人员要银行卡号,洗钱人员联系幕后的洗钱人员给刘某昌、刘某提供银行卡号,被告人刘某昌和刘某再把银行卡号通过“带班人员”提供给诈骗人员。

被害人将钱打入银行卡后,幕后的洗钱人员通过境外赌博网站或比特币交易平台把诈骗资金洗白,洗白后的诈骗资金转入洗钱人员银行卡,洗钱人员把诈骗资金提成后,把诈骗资金交给被告人刘某昌、刘某,被告人刘某昌、刘某提成后,再把诈骗资金交给诈骗“带班人员”,“带班人员”提成后再把诈骗资金交给诈骗人员。形成一个共同诈骗洗钱的犯罪链条,各个环节从中均获得一定比例的提成。自2019年2月份以来,刘某、被告人刘某昌团伙诈骗数额为93.57万元;被告人路某、徐某超、王某峰、刘某伟团伙诈骗数额为24万元;被告人马某伟、王某仁团伙诈骗数额为20.91万元。后相关人员被以诈骗罪判处四年六个月到十一年不等有期徒刑,并处罚金,退赔被害人相关款项。

案例:(2020)粤0305刑初189号

2019年3月15日至18日,被告人夏某强为网名为“LP”(在逃)提供了多张银行卡接收从浙江航天公司支付系统盗取的现金,再以比特币的方式转还给“LP”,从中赚取百分之十的好处费。公安机关于2019年4月18日依法在被告人夏某强住处扣押银行卡16张、银行卡9套(包含银行卡和U盾)、U盾23个、身份证5张等。2019年3月20日至4月18日期间,被告人何某航强行绕过网站安全防护,利用攻击代码及平台漏洞,登陆博彩网站第三方或第四方支付平台获取网站后台账号、密码,拿到管理员权限后将商户余额转至夏某强为其提供的李晓虎尾号为“6978”的农业银行卡中,夏某强再以比特币的方式转回给何某航。

经核实,何某航共通过上述方式从网站转出8万元。法院认为,被告人何某航违反国家规定,采用其他技术手段,获取计算机信息系统中存储、处理或传输的数据,情节特别严重,其行为已构成非法获取计算机信息系统数据罪。被告人夏某强非法持有他人信用卡,数额较大,其行为已构成妨害信用卡管理罪。最终判处被告人何某航犯非法获取计算机信息系统数据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被告人夏某强犯妨害信用卡管理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八万元。

四、比特币作为诈骗犯罪的“噱头”。行为人通过设立了虚假比特币项目或虚拟币(一般会宣称类似比特币)投资平台,以高收益的回报率为诱饵吸引不特定投资者进行投资,引诱投资者以比特币或金钱在平台购买虚假的虚拟币。行为人构成集资诈骗罪或者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如果行为人以发展下线挣取层级提成的方式,吸引他人投资,则可能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

案例:(2019)粤刑终1499号

2013年下半年,上诉人才某伙同郭1某、邓1某等人,虚构美国氪能集团云端挖矿机投资项目,向不特定公众讲解投资方案,即以90个比特币或者30个比特币分别投资一台K**和K30云端挖矿机为条件,在氪能集团网站注册为会员,承诺对应每天收益为0.63或0.18个比特币。挖矿模式是一台主挖矿机,下面带三台挖矿机(分别称为大云端、中云端和小云端),以一拖三的形式多层级发展。主挖矿机和大云端是保底收益0.63(或0.18)个比特币,中云端、小云端都是在此基础上多加20%-30%个比特币。2014年2月,才某先后多次向中山市华网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沈1某(另案处理)租赁服务器,并将已经制作好的氪能集团网站压缩包在该服务器上运行,后才某指使沈1某将mycoin交易平台链接到氪能集团网站,成为氪能集团比特币的专属交易、提现平台。

期间,邓1某、许1某等人多次以氪能集团名义在泰国、韩国、香港、深圳等地的高档酒店组织挖矿机投资市场推广会,才某多次以氪能集团高层领导身份到场宣传氪能集团的产业链及氪能集团比特币的前景及规划。2014年11月,才某以氪能集团财务负责人身份参与虚假宣传氪能集团的上市规划,许1某、徐1某等人向投资者宣传以每股五个比特币的价格认购氪能集团原始股。上述投资款均汇入氪能集团指定的陈1某等人的个人账户。2014年底,氪能集团比特币价格大幅度下跌,引发投资者恐慌,许1某等人以微信、小型会议等方式谎称氪能集团网站调整,并鼓动投资者趁低买入。2015年2月底,氪能集团网站彻底关闭,才某等人失联,投资者的投资款去向不明。2015年9月15日,才某向深圳市公安局投案。经统计,2014年2月至2015年3月,才某等人通过上述方式诈骗罗1某等人共计174438453.65元。

法院认为,被告人才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使用诈骗方法非法集资,其行为已构成集资诈骗罪。才某参与集资诈骗犯罪活动,涉案金额特别巨大,情节特别严重,依法应予惩处。鉴于才某案发后回国自动投案,如实供述了部分的犯罪事实,虽不能认定自首,可酌情从轻处罚。最终,法院判处才某犯集资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200万元。后才某上诉,二审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案例:(2020)京02刑终323号

被告人宋某伙同归某皎(另案处理)、杨某(在逃)等人于2018年3月在本市丰台区##中心设立某(北京)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策划以“区块链技术项目”理财为幌子,向社会公众宣传“某币”这种虚假的虚拟货币(类似比特币),以静态投资返利和动态发展下线挣取层级提成的方式,吸引他人投资,组织、领导传销活动。从2018年3月至2018年5月31日,宋某等人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现查明参与传销活动人员达到32人,涉及传销资金数额达215万余元。一审法院认为:被告人宋某伙同他人组织、领导以推销某币为名,按照一定顺序组成层级,直接或者间接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计酬或者返利依据,引诱参加者继续发展他人参加,骗取财物,扰乱经济社会秩序,其行为已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应予处罚。据此判决被告人宋某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万元……二审维持原判。

五、以比特币为幌子,通过购买虚假交易平台,对外谎称平台可以进行比特币等虚拟币的交易,实际上该交易仅为平台虚拟交易,不对接实际交易市场。行为人以客户在平台上交易并最终亏损为目的,最终以客户的亏损金额进行提成获取非法利益。该行为可能触及诈骗罪。

案例:(2020)粤03刑终91号

2018年7月份,被告人刘某威以人民币12000元的价格从微信好友“往事随风”(另案处理)购买一个名为“中瑞在线”(网址:××)的虚假平台,该平台谎称可以进行外汇、以太币、比特币等交易,但上述交易仅是平台内部的虚拟交易,不对接实际交易市场,且平台收款账号为被告人刘某威使用的微信账号及支付宝账号。被告人刘某威通过“微交易贴吧”发帖招揽了代理商,由代理商负责发展客户,以客户在平台上亏损为目的,让客户在“中瑞在线”上入金,指导客户在平台上进行虚假的外汇、以太币、比特币等操作,最终以客户的亏损作为利润进行分成。

被告人刘某威分得客户亏损资金10%至12%,代理商分得客户亏损资金88%至90%。经审计,被告人刘某威涉案的相关账户资金往来差额为人民币840445.74元。后原审法院判处被告人刘某威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扣押作案工具手机等,并责令其退赔。其上诉后,二审法院予以维持。

六、行为人通过设立或者代理网络赌博平台,并吸引参赌人员注册会员参赌。参赌人员以买比特币或比特币指数涨跌的方式参赌,行为人则从会员的筹码中收取一定比例的服务费获利。该行为可能触及开设赌场罪。

案例:(2019)粤03刑终369号

深圳市某科技有限公司原在本市福田区##大厦B座##房办公,于2017年8月底搬至本市南山区##科技大厦##房。该公司通过研发并上线运营具有赌博性质的“股神对对碰”游戏软件非法获利。参赌人员注册成为该游戏的会员后,出资兑换游戏的虚拟货币“元宝”、“金豆”,并以此为筹码在该游戏的多种模式中赌上证指数、美元指数、黄金指数、比特币指数在一定时间段内的涨跌。公司从会员的筹码中抽取一定比例的服务费。“股神对对碰”游戏于2016年10月份开始设计研发,于2017年4月份上线运行。经鉴定,至案发时,该游戏共计充值人民币1428821.58元,该金额包含了公司及代理商用于测试的充值金额。

被告人徐某杰系深圳市某科技有限公司股东(占股30%)、总经理、法定代表人,唐华(另案处理)系公司另一名占股70%的股东。被告人周某华系公司的首席技术官,与研发部总监潘志存(另案处理)一起负责管理研发部的游戏研发工作。被告人李志文系公司产品部的负责人,负责管理产品部的游戏设计工作。周某2、李某、麦某、薛某、张某2、海振国、吴某等人(均因本案被不起诉)系研发部的软件工程师,分别负责游戏软件的运营维护、测试和研发工作。罗某(因本案被不起诉)系公司客服中心的客服总监,负责统计新注册玩家、充值金额等数据上报徐某杰,并向招商部客服人员介绍该游戏的功能并解答问题。

刘某2(另案处理)系公司招商部的负责人,房某、付某(均因本案被不起诉)系下属招商一部的员工,其中房某系招商一部的总监,招商部人员通过互联网等途後推广“股神对对碰”游戏、招揽代理商,并抽取提成。后一审法院对李某、周某、徐某等人以开设赌场罪对相关人员判处一年四个月到两年不等有期徒刑,并处罚金。二审维持原判。

七、比特币挖矿机作为比特币的“生产工具”,经常在报关进口环节出现低报、少报等偷逃税款行为,从而易涉及走私普通货物罪。另外,由于比特币矿机需不停运转,耗电量大,有的行为人会采取盗取电力的方式来运转矿机,触及盗窃罪。

案例:(2020)黑06刑终326号

2019年9月,上诉人李成国、一审被告人林忠虎预谋盗窃国家电力用于运行比特币挖矿机谋取私利,并将国家电网电力私接至风华电器厂西侧厂房内,2019年9月12日15时至2019年10月28日12时,二人盗窃用电运行127台翼比特E10.1型比特币矿机,运行3台中型风扇,1台大型风扇,4台鼓风机,1台立式电扇。2019年9月17日15时至2019年10月28日12时期间,盗窃用电运行10台蚂蚁S9K型比特币矿机。2019年10月10日15时至2019年10月28日12时,盗窃用电运行10台翼比特E10.1型比特币矿机。综上,李成国、林忠虎盗窃电力经总价值人民币197803.5元。认定被告人林忠虎犯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零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被告人李成国犯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

精力有限,本文不可能将涉及比特币的犯罪活动全部囊括。实际上,有些犯罪活动中涉及比特币的事实属于无关紧要的事实,所以也没有必要囊括在内。故本文仅选取了一些以比特币作为主要参与因素以及个别有代表性的案例进行研究。希望读者能够理解。

作者: Far1y丶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暂没开通电话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暂没开通邮箱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