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小川:谨防比特币

周小川|博鳌亚洲论坛副主席、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国人民银行原行长|来源:网易研究局 4月18日,博鳌亚洲论坛副主席、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十二届全国委员会副主席、中国人民银行原行长周…

周小川|博鳌亚洲论坛副主席、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国人民银行原行长|来源:网易研究局

4月18日,博鳌亚洲论坛副主席、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十二届全国委员会副主席、中国人民银行原行长周小川发表了对数字货币的最新看法。

周小川说,数字货币和数字资产都要为实体服务。在推动数字资产发展的同时,市场应该关注数字资产对实体经济的好处。目前各方对此问题持谨慎态度。

周小川坦言,“我们经历了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发现金融与实体是分离的。比如影子银行和衍生品已经纯粹成为金融机构之间的投机交易。如果和实体没有联系,很容易出问题。当时,一些国际银行的领导和交易员无法理解,很难进行内部控制。”

因此,他进一步强调,要区分数字货币和数字资产,目前没有必要对比特币等数字资产下结论,而是“提醒和小心”。在中国,任何涉及金融创新的事情都应该明确其对实体经济的好处。

在业内人士看来,央行的数字货币与加密货币的区别在于,央行的数字货币由央行发起,承担法定货币的功能;比特币等加密资产是更具投资性的资产,不能视为央行发行的具有储值的货币。考虑到加密资产还处于发展初期,能否更好的承担投资功能还有待讨论,这也是各国关注的焦点。

此外,与其他国家相比,数字人民币试点走在前列。周小川在论坛上介绍了引入数字人民币的背景。他说,中国人民银行开始主要从零售角度做数字货币。中国拥有14亿用户的庞大零售市场。所以发展数字货币的初衷是建立一个更方便、更有效、成本更低的支付系统,而不是批发系统或者人民币国际化。

周小川还强调,目前中国人民银行仍以做好基础工作、提升零售体系为重点。做好零售系统,提高零售系统的效率,是发展其他业务的基础。只有在此基础上做批发系统和跨境支付,才能有更多的可能性。

关于跨国央行数字货币跨境支付的可能性,周小川认为,从长远来看,货币可能会向一体化或更简单的方向发展,但目前还不可能。他解释说,每个国家都有宏观调控和自己的货币主权,这在制度上不同于其他国家。有的国家还是有一定的外汇管制,不那么容易取消。

“因此,如果CBDC(中央银行数字货币)得到发展,许多国家将有自己的中央银行,这些中央银行以自己的货币为基础,在使用过程中有不同的规则。在这种情况下,数字货币跨境使用的互操作性非常复杂。”周小川说,要充分尊重各国的货币主权,使用数字技术仍然可以大大提高支付的便利性,但并不是某一种货币主导全国的做法。

以下是这次演讲的记录:

问:数字人民币项目的背景是什么?数字人民币对人民币在国际市场的地位有什么影响?

周小川:央行数字人民币的初步考虑是,科技的发展提供了互联网终端收款,可以更方便地向公众提供支付。中国也是一个非常大的零售市场,有14亿人口。大家都希望在这方面朝着更方便、更有效、成本更低的支付系统迈进。

从这个思路出发,我一开始并没有考虑是做批发系统还是发展人民币国际化。所以,从零售系统的角度,如何理解数字货币:过去,人们必须从钱包里拿钱来支付。随着数字化的发展,钱包已经成为数字钱包,可以在网络终端上使用。具体来说,很多人在手机上使用。手机作为数字终端,有一个数字钱包,可以进行支付。

当你支付的时候,你从数字钱包里拿出来的既不是纸币,也不是硬币。我们称之为数字货币,我理解数字货币最早的起点就来自这里。

我觉得这是数字人民币的起点。做好零售系统,提高零售系统的效率,是所有其他业务的基础。这样做了之后,批发系统等很多其他方面都会有操作的可能。

同时,各种系统的市场需求是不同的。我觉得最大的需求在零售系统,所以总体来说需求主要在国内。未来肯定会给跨境支付带来便利,但最初的动机不是跨境。跨境还有很多复杂的问题,比如央行的主权货币。许多国家的央行阻止他们的外币和美元化,不一定希望人民币在其中发挥主导作用。

中央银行的数字货币涉及到许多复杂的问题,如反洗钱和反腐败的要求,以及货币政策具有自身独立性的希望等。这些问题可以在以后的发展中逐步解决。

我觉得做好基础工作,中国14亿人口那么大的零售系统需要升级,升级喜欢数字支付这个名字,因为银行系统以前讲的是电子,但是很早就数字化了,数字货币或者央行的数字货币(CBDC)实际上是用于数字支付的。

问:央行发展数字货币是否会导致国家间竞争更加激烈,数据和技术更加孤立?下一步的挑战是什么?

周小川:这个问题可能比一般想象的要复杂。大家都认为,如果数字钱包或者数字支付在国内可以轻松使用,那么在跨境支付中同样可以方便、高效、安全。但实际上,这里需要注意的是,央行的数字货币是基于国家央行和国家货币体系的,在进行跨境支付时应该使用

他国家的汇率。比如,刚开始推出时,别的国家可能在想象中认为你们的货币不怎么稳定,甚至会干脆就用国际货币或美元结算了。

所以,这件事实际上不那么简单,因为每个国家有自己的宏观调控的情况,都需要有自己的货币主权,有的国家汇率制度还和别的国家不一样,有的国家还有一定程度的外汇管制。这就是为什么跨境结算的时候不能只用一种货币,比如只用美元。很多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都在讨论他们不希望本国货币美元化,如果都用美元可能大家也会提出一些要求,比如美联储制定货币政策的时候能不能考虑全球利益。

如果要美元化,美联储是否能够保证给大家提供美元的流动性,实际上是大家也看到了,2008年底、2009年初是美联储和欧央行、英格兰银行、瑞士、日本等有了货币互换,因此很多国家和中国说,也想和中国做一个货币互换以应对和预防贸易和投资流动性问题。

举这个例子,是为了说明各个国家还有各自的需求,现在我们可以做长远的设想。比如,未来全球货币可能会有向一体化发展的趋势,或者更加简单的,也没有那么复杂的汇率问题和外汇管制问题,向这个方向发展可以。但是现在来讲还不行,因此,如果推出央行数字货币(CBDC)也是有很多国家都有各自的央行数字货币(CBDC),都是以本币为基础,所以在使用过程当中,还可能有汇率的问题,还可能有各国外汇政策不一样的地方。

所以,互操作性要考虑到上述的这种复杂性。我观察到中国人民银行在央行数字货币的发展上都想表现对各个不同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各自体制的充分尊重,不去简单化冲击它们。

我们也看到了,有很多的发展中国家和新兴市场要是看到有别国的货币在这里流通,它们有可能不高兴,有的时候干脆禁止了。不要小看这方面的问题,即便按照现有的体制——有汇率且各国外汇政策不一样,要尊重各国的货币主权,在这种情况之下,我们利用数字技术,照样可以大幅度提高支付的方便性,但不是某一个货币一统天下的做法。

问:央行接下来对于加密货币交易是否仍然应该像原来那样保持强硬的立场?

周小川:中国在考虑这些问题上面有一个特点,就是我们特别重视实体经济,不管数字货币还是数字资产都应该和实体经济密切结合,为实体经济服务。

数字货币因为支持了大量的支付,所以肯定对于实体经济非常有好处,而且是必不可少的,没有这些支付实体经济就转不起来。

大家就要问了,数字资产到底对于实体经济的好处是什么?现在,我的脑子里还是有疑问的,所以大家就会持比较谨慎的态度。我们也经过了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当时有几个现象,就是说脱离了实体经济的金融的有些产品会出现问题,比如当时的影子银行,比如大家当时批评的有一些金融衍生产品,纯粹变成了几个金融机构之间的投机交易等。我们并不是说现在下结论,但是要小心。

(整理自中国人民银行前行长周小川4月18日在博鳌亚洲论坛的发言,未经本人审定。)

作者: 或许想太多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暂没开通电话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暂没开通邮箱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